2012-08-20

台灣最著名的詠絮才女:黃鳳姿


        讀高中時,公民老師的女兒大約只有四五歲,可愛之極,一點都不像其母吾師。當時同學常開玩笑曰,趕快對她女兒下手,實施十年養成計畫----從幼女時就打好關係,等到十年之後,長成亭亭玉立的少女時,便能光明正大佔有。

        這種怎麼聽都是整天埋首在戀童萌漫的阿宅才講得出口的點子,想不到在台灣歷史上真有其事,而且名氣還不小,都是台灣文學史上的人物。這兩個人,讀台灣文學的人絕不陌生:池田敏雄及黃鳳姿師生----也是夫妻。


        黃鳳姿生於1928年,在她還沒滿十歲的時候,在開滿櫻花的校園裡(日本漫畫不都得用這樣的場景?)遇到了他的導師池田敏雄。池田敏雄時年二十二歲,對於就讀小三的黃鳳姿有沒有特別的情愫,此屬夫妻間才知道的事,留給外人想像;然而池田敏雄可以說是當年最強的麻辣教師GTO,不但指導黃鳳姿從十二歲開始,連出三本著作《七娘媽生》、《七爺八爺》、《台灣の少女》;也藉由採訪黃家的耆老,紀錄了不少民俗風物,化為他編輯《民俗臺灣》、《臺灣の家庭生活》的材料;最後還把地表最強文壇美少女娶回日本,當真名利人三收,說來這個際遇還真是從1938年池田敏雄努力栽培黃鳳姿作為開端的。說黃鳳姿有幫夫運,也不完全正確,畢竟黃鳳姿文名大噪以及池田敏雄到黃家進行田野調查時,兩人尚未結婚,應該說黃鳳姿有幫師運吧。


        黃鳳姿出書《七娘媽生》、《七爺八爺》時,也才十二歲,約是現在學制小學六年級的年齡。出《台灣の少女》時1943年,十五歲,內頁相片裡的她,穿著中學制服,較《七爺八爺》裡童稚的樣子已經成熟些許。


        據說有一年----應當是1997年南天書局重刊《民俗台灣》舉辦座談會之時吧,黃鳳姿應邀來台發表演說,比黃鳳姿年紀還大幾歲的女作家楊千鶴跳出來說,黃鳳姿的作品一定是池田敏雄代寫的,哪有小女生那麼厲害,十幾歲就出了三本著作;若黃鳳姿有真才實學,怎麼嫁給池田敏雄之後,就再也沒有作品問世。楊氏質疑之砲火異常猛烈,加上黃鳳姿在日本已經住太久了,台語竟幾乎不會講,黃氏只有瞠目結舌,不了了之。這樣的流言當然也不是空穴來風,小學生發表的作品,導師豈有不審閱潤飾的道理;然而黃鳳姿畢竟家學淵源,她出身的艋舺黃家乃是有名的世家,黃鳳姿祖父是清代秀才,父親則在京都帝國大學法學院畢業,家族耆老皆熟稔民間故事及習俗,這個大宅門除了是書香門第,還可說是台灣傳統民俗的寶庫,因此黃鳳姿寫起這些事兒,可謂得心應手。她在小三時寫冬至習俗的作文〈おだんご〉(湯圓),受到研究台灣民俗的導師讚賞,兩人遂一拍即合,池田敏雄鼓勵黃鳳姿繼續寫作,池田敏雄也深入黃家紀錄台灣的民俗風物,被人戲稱是「艋舺學派之鼻祖」,雙方相輔相成,黃鳳姿的作品,應當不會全然出自丈夫(喔不,老師)手筆才是。至於她嫁了人便不再寫作,大約是日本婦女多為專職家庭主婦,隱身幕後,用心相夫教子之故。

        黃鳳姿若沒有遇到池田敏雄,大概也不會有這麼有名吧。年紀小小就出了三本書,而且還找到立石鐵臣插畫、西川滿作序,《台灣の少女》還得到日本文部省(教育部)推薦,這種殊榮,註定讓她名留青史。《七娘媽生》是她小學時代文章的合輯,1940年初由日孝山房和東都書籍株式會社台北支店同時出版,並推出《七爺八爺》,這兩本書都由西川滿撰序、立石鐵臣裝幀、池田敏雄寫跋,比較特別的是《七娘媽生》插畫童稚樸拙,當真是小朋友畫的----插畫者陳鳳蘭,是黃鳳姿的同班同學。

         《七娘媽生》計畫要出版,便獲得限定版之鬼西川滿的青睞,為她做《七娘媽生》的特裝限定本:精裝硬式書皮,書外套有宣紙紙袋,紙袋上貼一張艋舺金紙行印的門神版畫。收到一本這種西川滿版的《七娘媽生》且莫高興,因 為紙袋上貼的是門神,門神必定是成雙才一對,所以還要找到另一本紙袋上有另一邊門神的《七娘媽生》才算齊了。西川滿很愛玩門神這招,所以真正內行藏家, 有些西川滿的書都要買兩本,書上所附門神版畫要一左一右才算收齊。

西川滿《梨花夫人》限定本中的門神。
當我炫耀說:「我終於買到《梨花夫人》了!」
對方卻曰:「那你有兩本門神成對嗎?」吾當場嘔血三升。

         姊妹作《七爺八爺》則收錄了黃鳳姿十七篇散文及日本畢業旅行期間所寫的六篇書信。散文皆與台灣史地、風俗、故事有關,如〈拜床母〉、〈龍山寺〉、〈號名〉、〈淡北八景〉、〈週歲〉、〈中秋月餅〉、〈蛇郎君〉等,小小年紀能夠寫出本土的傳統特色,著實不易,而且內容不失童趣,如〈號名〉,整理台灣人命名、取外號的規則,寫到因為自己膚色很黑,所以被叫「黑肉龜」(有夠難聽),妹妹則因愛哭被喚作「哭鳥」等,完全是小孩子才有的天真坦承,若是成年的文藝少女來寫,定不會這樣自曝其短也。

看看人家的大作〈號名〉罷。我小六時也寫過一篇〈綽號研究〉,論述幫人取綽號的規則,
卻只能在鄉下的國小校刊發表。平平十二歲,嗚呼。

       到壓軸之作《台灣の少女》更不得了,在台灣出版過、東京東都書籍株式會社也出版過。日本版是精裝的,插圖與相片和台灣版也不一樣。

據說日人一直無法從漢人名字分辨男女,因此規定只要是女性,都要在姓氏後面加個「氏」字。


          《台灣の少女》內容是《七娘媽生》、《七爺八爺》的精選,加上書信和新作十七篇,是黃鳳姿作品的集大成,也是最後一本作品。雖只寫了三本書,但這三本書先後有池田敏雄、西川滿、立石鐵臣、佐藤春夫等名家加持,在不同地方一共出了約八九種版本,還受到日本文部省推薦(當然也有宣傳皇民化國語運動成功的企圖在),這麼多殊榮加在十來歲的少女身上,是我我也封筆不必寫了。

        黃鳳姿著作雖少,然而她的作品價值,可以從三方面來說。在裝幀版本上,有立石鐵臣和西川滿量身訂做,成為藏書家競購的珍本;在兒童文學上,是日治時期台人兒童文學作品出版的第一人;在田野調查上,由黃鳳姿作為台人家庭和日籍學者的媒介,池田敏雄、金關丈夫、松山虔三等人才能深入黃家大宅,詳細紀錄各種民俗用品,一方面介紹給日本讀者,一方面也為現代的我們留下了珍貴的歷史紀錄。

     

3 則留言:

  1. 請問 後來有出版社 翻譯成中文再出版嗎?想拜讀.....內容

    回覆刪除
  2. 請問 後來有出版社 翻譯成中文再出版嗎?想拜讀.....內容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