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25

台灣新漫畫的起點,歡樂漫畫雜誌


        2011年,《台灣漫畫月刊》打著「刊載完全由台灣自製的作品,並研發最新繪圖技術,積極爭取異業結盟,以成為台灣漫畫產業的驚奇漫畫(Marvel)為目標」之大纛,隆重創刊,然而隨即因各界的抨擊與內部糾紛宣佈停刊,為時十日,成為台灣最絢爛(短命)的漫畫雜誌。

        這下可好,我本來還想買的,卻因為收得太快,要買也買不到了。這讓我想起了我追了好久的《歡樂漫畫半月刊》。

         1985年十月二日,當時還沒解嚴,孫家裕兩年後出版的漫畫《孫老爹講古》中,有一幕畫到柳樹隨風翩翩起舞,警察還會來取締說集會為什麼沒有向有關單位申請報備。然而在自由、民主的思潮下,許多以前看不到、想不到的事情,漸漸萌芽了。由我來寫這一段文字,自以為能交待《歡樂漫畫半月刊》創刊時的政治背景,事實上是極為可笑的----是時我完全不知道什麼是戒嚴,什麼是思潮,我的天地只有三合院的院子,那是只知道放尿攪沙來玩,嚐試跟著小白鑽狗洞的日子。

        然而就在那一日,與過往淚秋、葉宏甲、陳海虹等前輩畫家之畫風、敘事方法截然不同的台灣新漫畫登場了!《歡樂漫畫半月刊》試刊號,終於發行,寫下的不是台灣漫畫史新的一頁,以其份量而言,寫下的,是嶄新的一章。


         這份雜誌,有金主時報出版大力協助,經半年籌備,邀請到的人物都是一時之選,因此內容精彩之極,咱們看看這份名單:蔡志忠、朱德庸、柏言、柏同、葉輝彥、王平、何寶、鄭問、阿推、廖文彬、王偉忠、江零、魚夫、季青,經過三十年,到現在還活躍的仍有蔡志忠、朱德庸、阿推、鄭問等大腕;裡頭還有一個名字,我沒寫錯你也沒看錯----對,王偉忠,就是那個王偉忠,不是兩個人,是同一個人。

         《歡樂漫畫半月刊》的吉祥物是一隻戴墨鏡、抽雪茄的鴕鳥,由當時方25歲的曾正忠設計,真的是騷包到不行。後來,相關的產品都能看到這隻墨鏡鴕鳥的LOGO。這一期的看頭是鄭問的《最後的決鬥》彩色漫畫,以及阿推《九命人》的連載。


我愛阿推的作品。圖為正在《歡樂漫畫雜誌》連載的《九命人》,
以及後來出版單行本的《九命人》。
        既然是半月刊,一個月當然有兩本。於是,十月十六日,試刊二號登場!在本期的編輯手記中,提出了兩大重點:一、國內漫畫家的能力,絕對能夠畫出最具水準的漫畫。二、國內讀者一定需要一本國人自製品質精良的漫畫雜誌。第三個重點印在封面上:定價68元。為了讓讀者體會當時68元到底多大圓,我列出幾個數據做比較:當時台灣人平均經常薪資為12534元,一碗滷肉飯十元,隔年一月夏宇《備忘錄》請劃撥一百二十元至金士傑帳戶。反觀今年,行政院主計總處日前公布今年平均薪資為44360元,一碗滷肉飯六十八元,夏宇《備忘錄》兩萬兩千元。(最好這樣子是能比較出什麼名堂!)


        接著,試刊三號在十一月二日出版。經過三期試水溫,《歡樂漫畫半月刊》正式推出創刊號,並接受長期訂閱。終於,1985年十二月十六日,《歡樂漫畫半月刊》創刊一號出版,定價依舊是68元。雖然雜誌一再強調「這是一份讓您拿在手上不會『不好意思』的漫畫書」、「您若是小孩,不必害怕爸爸媽媽『取締』它」,然而如果我是小孩,第二期的封面還是讓我不敢拿在手中招搖過市----封面的女郎,一乳透過衣料激突,另一邊則在機械護心甲下隱約露出鮮紅乳首,在將近三十年前的民風下,作為普通級的雜誌,還是夠挑戰性的了。所以從編輯宣言可以看出,這是一本希冀能滿足少年、少女、兒童各階層的漫畫雜誌,然而實際內容上並不一定能完全符合,畢竟各族群的口味相差太大。於是理想與現實的矛盾,埋下了兩年後銷路的危機。


         創刊號的陣容則有推薦新人麥仁杰以及他的《零代傳說》、蔡志忠的《自然的簫聲----莊子說》、敖幼祥的《男子漢大丈夫》,與連載中的阿推《九命人》等。其他專欄尚有西洋、日本、本土漫畫家介紹,讓漫畫作品與源流理論並列,使得《歡樂漫畫半月刊》更有深度。

        無論在當時而論,或是今天回頭檢視,《歡樂漫畫半月刊》確實是編輯極為用心的一份刊物。不但多元發掘各種單幅、四格、單元、連載漫畫類型,致力引介台日西洋漫畫家之外,每期還附贈紙製小玩意兒,第一期是錄音帶盒外標(我回頭抽考太太:「『卡帶盒外標』是什麼?」她馬上回答:「錄音帶盒裡面那張印著曲目的紙」,果然是同一個年代的人),第二期是耶誕卡,接著還有明信片、紅包袋、立體紙虎、功課表、行事曆、面具、月曆......基本上你能想出的簡單紙製品都有了,統統隨書附贈。

         在封面封底設計上也足見用心,它並不像日本漫畫雜誌通常把所有內容漫畫人物擠進封面,而是找漫畫家逐本設計,例如曾正忠的「十二殺手」,找來十二種動物擬人化並拿起武器擺姿勢,相當吸引人。從十三號開始封底換傑利小子的「街頭龍鳳榜」上場,以半寫實半誇張的三頭身人物描繪出80年代的人物百態。傑利小子當時才十九歲,然而對流行事物的感受異常敏銳,「街頭龍鳳榜」的人物刻劃細膩(除了頭髮都用粗線修飾),尤其服飾配件無一不是經典,就算放在今天來看,仍然夠驚世駭俗。

十二殺手系列之一
休息一下進廣告。這些小朋友現在年紀比我還大。
最初期的試刊號到創刊二號是沒有廣告的,只有時報書系自家的廣告。
傑利小子胡覺隆設計的「街頭龍鳳榜」造型人物
        《歡樂漫畫半月刊》十三號也是「革新版」,除封面封底的設計之外,書脊部份也做了花樣,把十三號至二十四號十二本雜誌疊起來放,書脊合起來就能顯現出《歡樂漫畫半月刊》的鴕鳥LOGO。內容也增加了「聯想時間」等徵求讀者投稿的互動專欄。


        十三號至二十四號的革新版裡,發生兩樣大事,兩樣小事。大事之一是公佈了七十五年度全國漫畫大擂台的消息,號稱有百萬獎金,廣求全台對漫畫有興趣的創作者投稿。大事之二就是這段期間也刊登了不少好漫畫,例如麥仁杰參加七十三年度全國漫畫大擂台的早期作品《笨漢娶公主》,長篇連載陳弘耀《大西遊》、孫家裕《血債》、阿推《新樂園》,還有蔡志忠的《老子說》、敖幼祥《快樂營》、廖文彬改編黃春明小說《魚》等。


        兩件小事之一是第十八號紙質變白,持續到第二十一號又變一般的黃頁。在十三號的編輯室報告裡,曾說從該期開始採用瑞典進口道地的漫畫紙,但老實說我分不出與前號紙質的差別,看起來都是偏黃偏粗的紙。就我來看,十八號開始的白色紙倒比較好,或許是成本考量,只有這三期是用白紙印刷。小事之二則是第十七號的目錄縮為一頁,放在雜誌末頁,我卻不喜歡這樣的安排,還好到第二十四號又回復兩頁目錄,放在雜誌最前面。

        第二十七號,《歡樂漫畫半月刊》封面開始刊登曾正忠的「封面小故事360行」系列,並在封面加註「新開張New Open」,但我看不出與前號相比,有何重大改革。放了「封面小故事360行」之後,封面對內容的大標題介紹減少許多,回想起來,這或許就是一個警訊----難道是值得打出大標題的專欄、作品越來越少?再說,兩年之內,連續改版好幾次,一下「革新版」、一下「新開張」,是編輯群的熱情奔放創意無限,還是透露出經營的危機?試想,如果一份雜誌銷路長紅,按兵不動繼續守成方為上策,何必不斷改版以示革新?


         《歡樂漫畫半月刊》總數五十期,加上創刊前的試刊三號共五十三期(但其中兔年特輯二九、三十號合刊,所以只有五十二本),所以從三十號以後的《歡樂漫畫半月刊》已經是這個刊物生命的後期了,以事後諸葛亮的讀者角度,確實可以看出許多雜誌經營上的疲態與盲點。

        比如說,精彩的彩色漫畫、長篇連載越來越少,接受讀者投稿的專欄越來越多,按理說雜誌能與讀者交流不是壞事,問題是讀者想看的並不是素人畫的青澀作品,也不是什麼談命理、英文課、徵筆友的單元,買漫畫雜誌,就是為了看有趣的漫畫。再者我以一個少男的角度閱讀時,張靜美的少女漫畫我是跳過不看的,雜誌最後附錄的兒童迷宮遊戲也吸引不了我,原因很簡單,我不是少女,也不是兒童。這時大問題出現了:我何必掏錢買沒興趣的篇幅?這表示雜誌越想討好所有族群,往往適得其反,難道雜誌編輯不知道這些狀況?當我一路翻下來,越看越焦急之時,第四十號登出了一份讀者來函,完全是我的肺腑之言。署名「李道源」的讀者指出七大重點,其中我認為最中肯的兩點是:一、按綜合性質經營這份雜誌,想一次討好少年、少女、兒童,未必能真正吸引讀者購買。二、投稿者作品水準不夠。


         可惜雜誌社只是來函照登,並未馬上回應。不久後《歡樂漫畫半月刊》也做了相關處理,第四十一期開始,《歡樂漫畫半月刊》改為月刊,另發行《小歡樂》雜誌,鎖定兒童讀者,可惜這也是最後一博了。

         四十五期,發刊二週年紀念,編語曰「它也會在『不刻意炫耀,穩定經營』的作風下,與讀者再有另外一個、兩個、三個......的『兩年』之約。」我不知道這是當時還保有信心還是想安撫讀者,因為才過五期,1988年五月十日,在第五十期的《歡樂漫畫月刊》,終於發表聲明喊停,表示會休刊三個月,該年九月復出。該年九月復出了沒有,當然沒有。之後再也找不到《歡樂漫畫月刊》了,我曾以為後來的《星期漫畫》或《漢堡漫畫》雜誌就是《歡樂漫畫月刊》的復刊,但我在幾本臺灣漫畫史都找不到這樣的說法。日前經由曾在《歡樂漫畫月刊》連載作品的漫畫家來信我才知道,《歡樂漫畫月刊》在停刊三個月後是有另起爐灶的打算,然而計畫卻腹死胎中,所以這份雜誌,確確實實,只發行到五十期,沒有復出。


       我想,回頭檢視五十二本《歡樂漫畫》,依序看下來,書從十六開變成小本的二十五開,價錢從六十八元漲到七十八元,漫畫內容越來越少見鄭問的驚人全彩水墨,越來越多讀者的不成熟作品,品質每況愈下是看得出來的;加上當時日本漫畫的勢力仍不斷增長,因此支撐了三年多,終於不堪虧損而停刊。然而所有熱愛漫畫的人,都無法忘懷《歡樂漫畫》曾經打過燦爛的一戰,它以作品證明台灣有技藝高強的年輕漫畫家,極力爭取國產漫畫在市場的地位,興奮鼓舞了下一波動漫愛好者投入這塊領域。這五十二本《歡樂漫畫》更成為資深漫畫迷的地位證明:你跟我談台灣漫畫?我訂閱台灣新漫畫的里程碑《歡樂漫畫》時,你還在路邊撿雞屎在吃!

         既然吾生也晚,又怎麼會看到這個漫畫雜誌呢?原因也很簡單:我讀小一時,父親到舊書店搬了一疊回來給我,成為我看漫畫的啟蒙書。近幾年常逛舊書店,《歡樂漫畫》偶爾可見,但品相佳美者罕見,成套無缺者更是幾不可求!不久前在網路拍賣看見成套《歡樂漫畫》拋出,價錢不貴,連忙聯絡請賣家下架讓我前去面交,把這一箱雜誌抱回家細看,每本都有八九成新,直呼幸運。不知前書主是何許資深漫畫迷?我怔怔看著雜誌內被剪下的讀者回函,我的思緒也隨著讀者回函寄送到80年代,我懷念的,那個臺灣社會正處於青春期,熱愛冒險,無畏無懼,充滿希望的歲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