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04

又談題簽

        先前寫了篇「聊聊題簽本」,意猶未盡,補遺幾個故事,是為「又談題簽」。

        舊書店的書,有一部分的來源就是到府收書,尤其是名人、文人、歷史人物要把書放出來,那更是藏書家虎視眈眈的目標----且說日前老詩人商禽仙逝,風聞他的藏書已經流了出來,必然在若干時日後掀起一陣狂潮。

        然而名人自有名人的包袱。送給名人的書,作者少不得要親筆簽名。這書上既然已經被作者題上名字,怎好再賣出來,扉頁白紙黑字,落人口實?於是在把書賣到舊書店之時,就常有一個罪大惡極的手續:把題簽撕掉。

        據說PI的藏書,流出來的,全部沒有扉頁。

        曾看過一大批據說是AH處流出來的書和雜誌,也幾乎沒有題簽,不知是否特地挑選過才賣出來的。

        KT本身是書法名家,人家送他的字畫自然也不少,其媳婦賣家裏字畫時,便當場一張張把上款撕了,裱褙起來無故缺了一角,藝術價值大減。厲害的作法是找到高明的裱褙店,乾脆把上款後的「雅賞」也割去,重新裝裱,甚至可以變成看起來是本來就沒有上款的字畫,連破損處都看不出來。

        把這故事告訴吾友曾某時,他說他自己就看過一次。他到人家中買一幅于右任的對聯,有上款的上聯人家不肯賣,當場撕爛,他只買到下聯一句「作千古文章」,當成條幅欣賞。感謝好友贊助,我將照片又割下「文章」兩字,作為本月部落格的標頭照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