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30

紀州庵.武俠夜話


        日前「武林百曉生」林保淳教授在台北紀州庵文學森林主持一場講座,名曰「『老武俠』的秘密」。余身為不專業的武俠迷兼武俠收藏者,自然該當報名前往,求教於專業。林教授一人一嘴一杯茶,滔滔不絕、不加逗點地講了一時辰又一炷香時間;余不忍這些武林軼事消逝於綿綿春雨中,以當日講綱與筆記為本,勉力為文誌之。

        首先林教授先講述自己如何踏上武俠研究這條路。三十年前林氏方為碩士生時,柏楊向其師邀稿撰一篇武俠評論,其師囑林氏代撰,成為他進入武俠研究的契機。而後林教授立志整理武俠小說發展史時,受到學界頗多非議,經過多年奔走籌錢,頂下了兩家租書店的老武俠小說,最後終於在淡江大學成立武俠小說研究室。武俠文獻蒐羅之匪易,典藏之困難,自不在話下。當然,也認識了不少朋友,得知林保淳的宏願,慷慨贈書以供研究;兩年前林教授從本部落格文章〈舊版武俠的價值〉得知家藏《臺灣四大俠》小說,向我商借,後來見面時我便將這部小說帶去,言明無期限借給林教授,等他哪天讀完或影印完簽名留念再還我即可,原因無他,為武俠研究盡棉薄之力也。

2012-04-18

神州夢斷,挑燈尋夢


        所謂「溫迷」,共分三類。

        第一類:只讀溫瑞安武俠小說 / 漫畫者。這類讀者遇到溫瑞安的推理小說,好吧勉強看看。溫瑞安的純文學?那是什麼,可以吃嗎?光他的武俠就追不完了:王小石還沒有平定諸邪、吳鐵翼尚未束手就擒、驚怖大將軍更無惡貫滿盈啊!(敲碗)

         第二類:深入探討神州詩社及三三集刊團體在文壇影響者。這類讀者可以背出「你看你看,這像不像個壯麗的朝代」、「我是那上京應考而不讀書的書生」之類的詩句,並能夠分析馬華文學的特點與七○年代台灣文壇的氛圍。這類人若自謙不是文青,太陽系內就沒有文青了。

        第三類:關心八卦者。這類讀者看過溫瑞安各類通俗小說,也有一些神州詩社的書刊,但是最關心的還是到底誰「背叛」了溫瑞安;想知道哪些人、做了什麼,讓溫瑞安氣得在寫《神州奇俠》時讓他們死了一次、在《刀叢裡的詩》又死了一次。

2012-04-15

我的武俠小夢


         書庫的「武俠櫃」裡,有一兩格放的不是武俠小說,放的是包括陳平原《千古文人俠客夢》、曹正文《俠文化》、《古龍小說藝術談》、葉洪生與林保淳合著的《台灣武俠小說發展史》等等武俠總論、作家風格賞析的作品。另外還有古代庶民生活史、武術源流、姓名學、姓氏源流等書籍,這些書,我稱之為「寫作資料」。

        是的,我寫武俠小說的參考資料。

        第一次接觸武俠小說是國二暑假,當時從家裡翻出金庸全集,先從改編成電影,名氣最大的《笑傲江湖》看起,這一看可停不了,整個暑假都泡在金庸小說中。當時家裡的武俠小說不多,除了金庸之外,只有一套倪匡在遠景出版的短篇武俠,以及古龍的《楚留香傳奇》桂冠版、《楚留香傳奇續集》漢麟版。數量雖然不多,但足以激起令人想動筆寫武俠故事的衝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