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22

命定要當讀書人,偏生一副土匪相

        那天走在落著小雨的北投街上,一台警用機車無聲無息不知從何而來從背後追上了我。

        「你住哪裡?」警察杯杯問。

        「家、家裏。」善良小民如我,非常不習慣警察的盤問。

        「這是什麼?」他指著我的書包大王。

        「書包啊。」

        「書包?翻開來看看。」警察杯杯銳利的眼神盯著我不自然鼓起的書包,冷笑說道。

        翻開來?不成!我的書包裡沒有別的,只有一套新竹德興書局在昭和八年發行的 《擊缽吟詩集》(一到八集加上擊缽吟鄂集全),你要我在濛濛小雨中把書包翻開來,這套書豈不毀了!

        「不敢翻開是吧?你知道這會讓你沈迷下去!」

        嗚呼,想不到這位警察杯杯也是書癡。沒錯,當你投入藏書的嗜好中,是會沈迷下去的。

        「翻開!」警察杯杯大喝,唬得我趕緊翻開。

        還好,我書包裡除了這套《擊缽吟詩集》,還有幾小包化工店買的小蘇打粉,本要帶回家做家居防潮用,這次在雨中的路旁、我的書包裡,倒可以開始發揮用處;就算潑進幾滴雨,諒也不怕。

        怎知警察杯杯看見那幾包小蘇打粉,一躍而起,欺身向前,一招「仙人折枝」,把我壓制住。(那個身法,我看是峨嵋身法。)----然後我就到派出所了。


         ----後半段純屬開玩笑。

        何以警察杯杯不攔別人?何以警察杯杯會用狐疑的眼神看著我鼓起的書包?

        我回家照照鏡子,只能長嘆:命定要當讀書人,偏生一副土匪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