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16

畫龍還須點睛,有書自當題名


         忘了是哪個現代詩人說的了:「詩的題目不重要。」----這說法還有古例可循,且看李商隱一堆詩姑且訂為「無題」,而「春蠶到死絲方盡」之句,照樣榨乾多少人相思淚。然而書名可不能這樣幹,書沒有了名字,到誠品去找,開架式書櫃整排露出來的書脊都是空白,只得一本一本翻找內容確定是你要的;真的找不到跑去問服務台:

        「小姐,我要找一本沒有書名的書。」
        「先生,我們店裡沒有書名的書,目前已經有一萬多本了喔。你知道書的ISBN嗎?」
        「誰會去背書的ISBN哪!!」(翻桌)

        所以你就知道,對於讀者和工讀生而言,書名是一本書不可或缺的。事實上除了自印、自己手抄的筆記之外,正式發行的書籍,大多沒有不取書名的。(除了這本書----我很好奇到時候讀者到書店怎麼問店員?圖書館怎麼建檔?事實上,沒有書名的書,到最後讀者還是會幫它取名為「沒有書名的書」的。)

        取了書名之後,當然還要題書名。現代一般書籍的書名,在電腦選個粗黑體還是細明體就算了。但是在過往,出書的文人往往寫得一手好字,再不濟也要認識寫得一手好字的朋友。於是,很多書名都是作者或名家親題,除了標示書名,也附加了其藝術價值。

        以下,咱們今天不談書的內容了,就當逛逛藝廊,欣賞書法作品吧。

        既然要為自己的書題字,自然要找個學問大的人拔筆相助。

林語堂題字
胡適的題字。胡適的字,相信大家在學生時代用著寫有「要怎麼收穫,先那麼栽」、「山風吹亂了窗紙上的松痕, 吹不散我心頭的人影」句子的書籤上都看過。
   
       不少作家自己便寫得一手好字,題字不假他人。

豐子愷的字自有一種趣味,在他的漫畫旁絕對不可或缺,他的字就是漫畫的一部分。
易君左自署
香江詩人吳俊升自署
鄭經生自署。他的字很特別,相當好認
後山奇才駱香林自署
         如果可以的話,找黨國元老題字是最完美的了。黨國元老學問又大,書法又好,政治又正確,能為自己的書題字,誰敢吭聲?

台籍黨國大老黃朝琴題字
黃朝琴題字
  吳敬恆題字。吳敬恆也就是推行注音符號最力者吳稚暉。
秦孝儀題字
民族英雄、一代偉人  蔣公題字。找  蔣公幫書題字,書鐵定是不會被查禁的了。
彭醇士題字
陳立夫也算是黨國大老中常幫人題書名的
戴傳賢題字
丁治磐題字
丁老題字
丁老幫新生詩苑主編曾文新老詩人題字
梁寒操題字
梁寒操題字

        如果要我說黨國大老中,最容易看到哪些人題書名,我會猜丁治磐、梁寒操包下二、三名----毫無疑問,黨國大老中,字又寫得好又夠位高權重的,非于右任莫屬。因此,要出書了,大家都找右老索字。多到走進舊書店裡,走路都會不小心踢到于右任題字的書。







右老題的書名多到什麼地步呢?多到還會有書名題字的原稿流出來。
倒是自己的詩集不自己題,請秘書劉延濤題字。

        或者,題字就是安安分分、踏踏實實地找個書法家來作這件事。

溫瑞安當年在台辦神州詩社、寫武俠小說,野心不小。你看這套神州奇俠,每一本都是不同的名家題字(還包括金庸以及溫巨俠自個兒),但是奉勸還是別把自己的半裸儷影放在封面比較雅觀。古龍的武俠小說,也常找臺靜農題字、龍思良繪圖。
書法家李轂摩題字

        就算是自己的手抄本,一樣要有書名,一樣要題字。       

民間抄本題字
民間抄本題字
民間抄本題字
台灣傳統文人黃文虎書稿題字
有時封面破了,只好自己裝訂新封面,不但要自己題字,還要畫圖哩。

         舊書買來的時候,有些早已沒有封面,根本無從得知書名。此時只好發揮想像力,給這本書新書名,等於給了這本書新的生命。

為何叫「覡公幽默秘術」?因為裡面雖然是道教科儀,然而穿插大量閩南俗諺,異常詼諧,可能是喪事結束時所謂「弄樓」(「弄鐃」)的劇本,插科打渾,調劑喪家心情也。日本能劇多為悲劇,但中間定要穿插詼諧的「狂言」才稱完整,西方傳統戲劇中據說也有這樣的安排,其中意涵,醫師作家王溢嘉已經分析過了。
這本書,請見拙作〈怎麼寄賀年卡給蔣總統?----記1960年行政機關通訊錄〉。因為購得時已無封面,只好憑著想像幫它取了這樣的書名。

        家裏大多是老書,老書唯一的缺點就是破舊,因此往往都要幫它做封面、重新線裝。可是重新裝上去的封面沒有書名,只好自己先用鉛筆標記,等哪天找個會寫字的朋友,再來幫忙寫。

        二十多年前,家父請了師專剛畢業的年輕老師洪崇猛,到家裏做了一次大規模的題書名工作,家裏的許多老書,如豐子愷的早期版本、幾部古今圖書集成等,封面都是洪老師題的。洪老師後來曾任「希夷印社」社長,著有《王北岳篆刻藝術之研究》等,在書法篆刻界相當活躍。

洪老師二十幾年前題的書名

        今年七月底,我聯絡了愛好書法的好友,分別是曾姓友人(請找前文)與陳姓學弟(以及S大台文博士班的小辛,但他不會寫書法),到家中工作三日,大題書名,直至背起行囊返家時,粗估寫了六、七百本書的書名,這三天的經驗非常特別。

 


        當我把老書翻找出來,封面上的毛筆字有些是二十多年前洪老師寫的,有些是日治時代、甚至清代的原書主寫的,不禁讓人感慨:今天寫的字,也會留到百年之後吧?當時看著這些字的人是誰呢?當這些封面也破損了、被蟲蛀了,下一個來題書名的人又是誰呢?

4 則留言:

  1. 台灣騁遊記的封面照片是花蓮文山溫泉

    回覆刪除
  2. 自己黜臭自己一下:于右任世稱「右老」而非「于老」,包括監察院的一些紀錄也是這麼寫的。已把文中的「于老」改為「右老」。

    回覆刪除
  3. 感謝小辛提供照片,揮毫即景已經補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