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25

不好意思,台語魔人又來開刀了:父後七日


        繼去年暑假的阿密特「好膽你就來」,今年蘇打綠的「追追追」,這次又要找時下當紅的影劇開刀了。這次是電影「父後七日」。

        對電影,我只是柏楊所說的「半票觀眾」,跟人進戲院看看熱鬧而已,電影如何我就不加評論,免得三言兩語下來反而被人看破手腳。我還是來談談電影裡的閩南語。

2010-09-24

道聽塗說張大千小故事幾則


        台北舊香居舊書店張大千特展正熱烈綻放中,「張大千」成為最近藝文界火紅的話題。讓我憶起過去曾聽聞幾則張大千的故事,故事真假不可考,且寫上來博君一哂。

        有個故事,是關於大鬍子的。張大千是有名的美髯公,大概能與關二哥和于右任並列漢民族心目中最有名的三大鬍子哥。某日一位記者問張大千曰:「您的鬍子這麼長,請問睡覺時鬍子是放棉被裡呢,還是棉被外?」嗚呼,想張大千一世書畫全能,詩文精妙,博通古今,學貫中西,今日受記者不經意一問,竟半晌說不出話來,蓋張老每日睡覺,未曾留心過自己鬍子安置何方也。回答不了不打緊,回家之後,當晚一夜失眠,總覺得鬍子擺被裡被外都彆扭。

2010-09-19

臨時抽考老闆娘:lâ-lūn 燒

       
        對街的早餐店,老闆娘約莫四、五十歲人,與同輩街坊以閩南語交談。每逢週末兩天,早上我都會跟她點一份烤總匯三明治、一份火腿肉鬆蛋,還有大杯溫豆漿。

        今早我同她買豆漿,她說:「大杯只剩下熱的喔!」

        我用閩南語說,「大杯的無lâ-lūn 燒的喔?」

        老闆娘說:「豆漿拄煮好,猶袂冷咧。」

        「好啦,無就提中杯的。」

        老闆娘打包我的早餐,沉默了一會兒,問我:「你哪會曉講lâ-lûn 燒?」

2010-09-18

一則讓媒人圈震驚滲尿的新聞

        民國99年9月9日上午9時9分9秒,簡稱9999999。看到一堆數字就覺得很難記而頭痛?不要緊,口訣是久久久久久久久,好記多了吧!在9999999這一個對於電子鐘很特別但對於石英鐘毫無意義的時刻,大約是太陽系史上最多生物結婚的一瞬間了。我的小舅子未能免俗,也在當天登記結婚,然而結婚本來就是極端麻煩的事,除了兩家之間的意見常要磨合之外,偏偏還要有一個第三者出來攪局,但是有被虐傾向的漢民族對這個制度仍樂此不疲,這個第三者----就是媒人婆。

         我聽得小舅子在說,原本找了個媒人婆來,想不到媒人婆嫌他們紅包太少,四處嚼舌根,準新人倆一氣將媒人婆炒魷魚做了一盤人肉絲魷魚小炒,再覓新媒人;而且媒人婆都是別人推薦的,兩位準新人根本不認識她。我一聽直呼荒謬,媒人婆乃是封建時代產物,兩家之間子女從沒見過面,需要媒人婆從中為兩方牽線撮合認識;當今朗朗乾坤,連我生於清朝冥壽一百多歲的祖父生前都常在講「維新世界,自由戀愛」了,活在和原子小金剛同時代21世紀的我們,居然還有人堅持婚禮要媒人婆!?

        吾妻告訴我說,媒人婆還有個實際功用,迎娶那一天,媒婆要從頭到尾講好話。這麼一講,我才釋然,雖然媒人婆撮合新人的功能不再,但是在迎娶當天講好話炒氣氛的潤滑功能倒還是需要的。但根據消息,當天小舅子請來的媒人婆不專業之至,連新婚吉句都得做小抄照著念,聽得我搖頭不已,萌生一個新的想法。

        「我要當媒人婆!」

2010-09-05

追追追:蘇打綠來唱,我來挑骨頭!

        身為演藝圈中的文青代表,蘇打綠,在最新專輯重唱了黃妃唱紅的「追追追」,其MV官方完整版放在YOUTUBE上,不過四五天,點閱人數超過一萬五,成為臉書上大家轉貼的新話題。

        蘇打綠這樂團我很喜歡,尤其主唱青峰那三分高亢三分清澈三分溫柔一分娘砲的聲音,跟在下的唱腔不謀而合,所以每次到KTV中,我總把「小情歌」唱得慘絕人寰、逆亂四時,山無稜、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的地步方休。

        然而這次的追追追讓我一聽,李組長的眉頭一皺,發現發音並不正確。本來怕挑出來被大批蘇打迷天下圍攻,但轉念一想本格開張首篇就是評阿妹了,連天后我都敢臧否,想來談談蘇打綠應該不要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