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27

當愛書人遇到神品

       每個愛書人都有和自己心目中的神品邂逅的故事。這些故事會怎麼發生呢?有時或許是在書店的架上撞到,有時或許在網路找到,有時甚至是聽得擦肩而過的人講了一些話、在路邊的垃圾堆看到某樣引起興趣的東西而引發的。

        我也有一個這樣的故事。

2010-10-24

千金譜的未解之謎


        古時候的傳統教育,主要有兩個方向:一個是為了參加科舉考試而準備,研讀四書五經,還要修習唐詩合解、童子問路、七家詩等,加強詩文造詣,以期有朝一日能像范進中舉,讓老丈人呼一巴掌「該死的畜生,你中了什麼!」也甘心;另一種讀書的方向則不求仕進,研讀的書籍是雜字、尺牘,只求能夠記帳寫信,在商場上縱橫無礙。後者研讀的雜字經典,在閩台一帶,當推「千金譜」一書。

        「千金譜」一書,根據我講課時對群眾的調查,現在幾乎無人聽過。然而在一百年前,誰不會吟誦幾句「大厝九包五,三落百二門」、「閹雞趁鳳飛,雞囝綴雞母」。兩岸共同推崇的連爺爺他爺爺連橫連高祖就曾紀錄過:十九世紀末的台灣人,花一點小錢買本薄薄的千金譜,不必到學堂花那八年十年寒窗苦讀,幾乎只要自修就能應付日常用字和各種器具名稱。

        雖然千金譜流傳甚廣,然而此書依然神秘。近幾十年來諸家為此書做了溯源、改寫、標音、正字、註釋,然而尚無讓各家信服的版本能夠定於一尊。何也?首先是千金譜的作者、著書年代及地點皆不詳。一本在近一兩百年內編撰,流傳這麼廣的童蒙教材,竟然成書的作者、時間不為人知,甚至連作者到底是福建人還是台灣人都無法確定,世間還有比這更神秘的麼!

2010-10-14

聊聊題簽本

神州詩社大老聯合題簽
        題簽本,讓人又愛又恨。

        對藏書者而言,追求題簽本是一種本能。有題簽,可以知道贈書人與受書人是誰,就可以去追查這兩人之間有什麼故事,就算沒有故事,也可以想像。於是你抱著書,彷彿親眼目睹作家贈書的樣子,贈書人是名作家,受書人亦絕非白丁,而我們就是在旁鼓掌觀禮的小書迷。

        對贈書/受書人而言,沒有比自己的書流落舊書店被人發現:「哈!阿土送阿呆的書,阿呆把它丟出來了耶!」 更難堪的了。阿土看自己的心血被人拋售而難過,阿呆也為了東窗事發而尷尬。

        這就是題簽本在舊書店中,讓人又愛又恨的原因。

2010-10-09

台灣戰後國語熱

 

        與鄭成功、史豔文並列民族三大救星的先總統    蔣公把萬惡的、發動918事變的、導演盧溝橋事變的、 扶植偽滿州國的、縱容南京大屠殺的、意淫釣魚台的小日本鬼子從台島趕走以後,台灣終於從鬼島躍升為美麗的寶島。臺灣光復,普天同慶,大家為了迎接祖國官員的劫收 接收,本來在日治時代被打壓得抬不起頭來的漢文教育,又重新抬起頭來,而且這次還要大聲用國語來朗誦呢。

        「國語」這詞彙,對1945年年初的台灣人而言,是日語;然而對1945年年底的台灣人來講,是中華民國的北方官話。嗚呼,教改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原來這句話古已鑑之;這下子,大家趕緊把「あいうえお」的課本丟了,改學ㄅㄆㄇㄈ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