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29

[新聞] 震怒:向書蟲宣戰

        先前寫過一篇「防各種書蟲的方法」,當時會這麼生氣,是因為放在抽屜裡久未整理的尺牘、雜字類文獻竟遭蟲蝕,恨得我牙癢癢之故。

        後來,將家裏堆積在角落的書山移至書庫,開架管理,定時丟威滅防蟲片,半年就來個水煙殺蟲劑,至少這一年內書庫未曾再發現有書遭殃。


        幾天前,家父突然省起:家裡還有一套1918年上海文明書局印的「隨園全集」,放了非.常.多.年,從.沒.動.過,還有一疊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還沒拿到書庫,要我去看看它們今可安在哉。

        嗚呼,愛書人都知道:「非.常.多.年,從.沒.動.過」乃是蠹魚極樂、藏家大恨。家父說曾經到某藏家書窩參觀,整個家裏堆滿書,已經到了「要什麼沒什麼」的最高境界----你要什麼書,他知道家裏有,但硬是找不出來也----此藏家領家父挖出一個紙箱,大談這箱書何等珍貴云云,隨著他得意的手勢開箱,箱中豈有珍本,早就被書蟲蝕得變一堆齎粉而已。當堂屋內秋風瑟瑟、群烏亂飛 ,眾人冏不堪言。

2010-11-04

又談題簽

        先前寫了篇「聊聊題簽本」,意猶未盡,補遺幾個故事,是為「又談題簽」。

        舊書店的書,有一部分的來源就是到府收書,尤其是名人、文人、歷史人物要把書放出來,那更是藏書家虎視眈眈的目標----且說日前老詩人商禽仙逝,風聞他的藏書已經流了出來,必然在若干時日後掀起一陣狂潮。

        然而名人自有名人的包袱。送給名人的書,作者少不得要親筆簽名。這書上既然已經被作者題上名字,怎好再賣出來,扉頁白紙黑字,落人口實?於是在把書賣到舊書店之時,就常有一個罪大惡極的手續:把題簽撕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