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29

我讀現代詩的起點



        家父是看不起現代詩的,雖然家母在當文藝少女時也是儼然女詩人一名,試閱一首「風扇」:「鼓動著大舌頭 / 向人們訴說 / 夏日的故事」。但衛斯理受過極為嚴格的中國傳統武術訓練,家父也受過極為嚴格的中國傳統詩學訓練,所以他對於看似分段散文或胡說八道的現代詩,不是看不起,而是看都不看。

        我受家教影響,自然也這麼以為。直到高中的時候,模擬考為了猜聯考可能出現的現代詩題,多少會夾雜幾首現代詩來作重新排列句子之類的題目。印象中讀過商禽的「五官素描/眉」、羅門的「流浪人」。但讓我印象最深的,還是這幾句:

        我深怕
        在我偷偷寫著你的名字的時候
        突然就死了
        於是
        世界知道了他們不該知道的

        這幾句話沒有太艱澀的修辭,但是詩意卻如此有衝擊性,把少年人暗戀時的心情寫得如此縝密又誇張。我在考卷中讀出了興趣,我渴望知道更多一些這種有趣的句子。

        所以我高中畢業那年暑假,買了張默和蕭蕭編的「新詩三百首」開始啃,這是我讀現代詩的開始。

        讀詩的過程中,我讀到了一些以前在考卷上看到的句子。然而上面舉的那一首,卻從來沒看過(現在用上面的句子當關鍵字搜尋,當然輕而易舉找到出處,但是八九年前,硬是搜尋不到)。直到有一天我翻開夏宇的備忘錄:

        情殺案

        我深怕
        在我偷偷寫著你的名字的時候
        突然就死了
        於是
        世界知道了他們不該知道的
         .......



        我終於找到了讀現代詩的起點。

 

詩就是一種冒險----買詩集也是。記夏宇備忘錄

恭喜夏宇的詩集又創下二手書拍賣中的新高價----18300,另外也恭喜我,因為我就是這個紀錄的締造者。

第一次看到「備忘錄」是在有河,從接觸現代詩以來耳聞許久,在店裡終於看到廬山真面目。一本小小的詩集,當時在網路拍賣已經喊到七八千。

然後,這三四年來,大約個把月半年就會有一本備忘錄丟出來,成交的價錢也一次比一次高。破萬、一萬六,今天終於由我再寫下一萬八這個數字。

----如果人生勢必曾經要有過一本備忘錄,而她的價錢只會越來越高的話,那麼最好是心一橫趁早買。

當然,還有一個小小的因素推了我一把:我的生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