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6

數年前悲壯的歌,唱到數十年後,會不會成了輕泣?----神州詩社



       我所收藏神州相關書刊中,發行時間最早的一本,大概是「鑿痕」了。神州詩社(主要是溫瑞安和方娥真)的作品,台灣和大陸都有些人在追,所以有些少見的書刊, 如方娥真的娥眉賦、溫瑞安的楚漢,在網路上都要標到數千元。不過也有些老闆單純把它當一般的老文藝作品,幾十塊錢俗俗賣。這本「鑿痕」就是這樣來的。

         神州詩社到底怎麼解散的,這件事我留意了很久。當年詩社的成員,包括溫、方兩人,自出獄後就沒有公開地、詳細地說出到底為何被情治單位盯上、詩社內是否有內賊、是誰背叛、是誰大難臨頭各自飛……,詩社成員如此低調,外人更加不明究理。

         倒是有人罵三三文集的朱家姊妹。曾看過一篇論文,偶忘是訪問朱天心還是朱天文,她不以為然地表示,溫瑞安的神州詩社玩得太過火了,一個外人到他們的社團,還得經過各級幹部重重審核,認為你夠格了才能見到「大哥」溫瑞安。這算啥?武俠小說裡的俠客闖山寨,要打過了八七六五四三當家等雜魚,才能見到正副幫主嗎?
 
         因此就有人抓住這點,說別看平時三三文集和神州詩社好像互為結盟啦,溫、方一出事連吭都不吭一聲,連軍人作家出身的大老朱西甯,軍政和文壇號召力夠強了 吧,也沒有站出來為溫瑞安辯解過。反倒是葉洪生曾為溫瑞安奔走,後來溫瑞安在「自傳性」小說「刀叢裡的詩」,就把葉洪生化作故事裡為冤獄者奔走解救的主角「葉紅」。
  
         神州詩社到底怎麼被情治單位盯上?我幾年來蒐集的資料,拼湊出來的原因和現象大約幾點:
  
         一、詩社影響力過大。神州詩社從溫瑞安、方娥真、周清嘯、黃昏星幾個原先在馬來西亞小孩子組成的文藝社團,來台之後變成社員數百、對年輕人影響力甚大的組織,在當時的專制空氣中是不允許的:這,豈非紅衛兵的翻版?

         二、部份社員造成社會問題。就像前陣子大學生為了作直銷不顧學業一樣,部份社員對於詩社太過熱衷,荒廢學業,甚至寧願打工來養這個社團,造成學校、家庭方面的不滿。

         三、宣傳中國事物。這是情治單位公佈的罪狀,「為匪宣傳」。神州詩社是一群大馬華僑子弟創辦的團體,他們擁有一種強烈的中國尋根意識,所以他們時常在社內教唱中國民謠,而這些民謠便成為他們為中共宣傳的罪證。當時金庸的武俠小說在台仍屬禁書,但照樣在台換了書名作者偷偷流傳,溫瑞安不但不偷偷看,還撰文大力宣傳金庸的小說,並與金庸通信。這些文章、書信也成為罪證。



         四、詩社內部分裂。至於他們自己人曾經為了什麼事分裂,那就不是外人能得知的了。溫瑞安曾經把神州詩社的發展,寫成武俠小說「神州奇俠」系列,並把溫瑞安周遭與詩社同仁化為小說中人物。但是這系列小說大約發行到民國六十八年左右----也就是詩社被情治單位搜索前一年----小說的序跋文溫瑞安就說,最近社裡發生了些挫折云云。而這部小說也跟著文風丕變,從青春熱血躍馬江湖的開頭,轉進了多災多難、亡命離散的情節。

         事情不會是一直線進行的,以上幾點,我相信都是神州詩社解散的因素,它們可能互為因果,也可能互相震盪。一個足以和三三文集相提並論的文藝社團就在政治因素下灰飛煙滅,當年他們的詩文影響了多少人、被收錄進多少選集、被多少文壇大老讚揚,如今你翻開坊間各種詩選、散文選,幾乎看不到神州詩社當年的活躍人物了 (除了林燿德)。當年宛如唐朝長安的盛世,現在什麼都沒留下,看來彷彿是假的一樣;這讓我想起溫瑞安在自己的武俠小說中,曾經出現過一把劍,劍名很長,念給你聽:「數年前悲壯的歌,唱到數十年後,會不會成了輕泣?」----這把劍的名字,是溫瑞安的自況吧?曾經如此豪壯熱烈、精彩驚人的神州詩社,諷刺地在八零年代初,被誓言要「光復神州」的政府給「光復」了。



        我最初是收集溫瑞安的武俠小說,慢慢地,神州系列、四大名捕、說英雄、打老虎、鬥將軍、七大寇和什麼七幫八派的小短篇自不用說,少有人提起的今之俠者、六人幫、鑿痕、溫瑞安回來了、他在她臉上開了一槍、吞火情懷、我女友的男友......我也收藏了。這之後,得知他除了各類小說,也寫詩及散文,於是便留意去蒐集。可嘆世間真有「共時性」這規律,我當年著手收溫瑞安各種純文學作品時,全華人地區不知怎的也要跟我共襄盛舉,甚至還有遠從中國來奇摩拍賣競標的,一時風聲鶴唳、哀鴻遍野,只肥了丟出相關文集的賣家。現今風潮已過,神州相關作品已經較無喊到天價的情況。

         翻閱這些舊書,有幾本在扉頁都留下八零年代初購買者的簽名,輕撫著這些彷彿還年輕著的筆跡,只能緬懷三十年前那群「不合時宜」的神州詩社。

1 則留言:

  1. 感謝PTT上whisly提出相關的意見:

    1.民國六十年代
    朱西甯只是軍系出身的作家
    當時軍系出身的作家,他還只是小咖
    有興趣的話,可以讀一下王鼎鈞今年才在爾雅出版的「文學江湖」
    就知道朱西甯在當時還不算是大老,只能說是軍系出身紅牌作家
    而且朱西甯在那時期,正巧為了胡蘭成
    也搞的滿城風雨,我想他自顧都來不及了
    何來餘力搭救溫呢

    2.神州成員,還蠻多人活躍於現今的文、學界中
    只是他們當初很多是用溫賜的名字當筆名 現今少為人知
    只是他們大多避談神州
    或是大家根本不知道他們是神州人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