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03

舊書店總可以發生驚喜


        在舊書店總是可以聽到/看到/遇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事。

        好比說,曾在SK店聽一外省伯伯與重聽的外省老闆大談「吳國禎精於婦科,偏偏不懂小兒科」以致遠避美國;也曾聽得某某人有張愛玲在臺灣未曾刊印的小說等軼事。

        曾在PS店聽聞老闆在春哥搬家時,將張家搬出丟棄的文書收走,張爸(不是ptt那位)的信札全都流落舊書店,春哥知悉後氣得跳腳,向老闆要求討回,最後似乎只得花錢把父親的信札買回云云。

        SL店樓上有一山瘂弦清出來的書,初聞甚喜,不過整堆翻過後,只買了幾本,只能說果然是會被清出來的書。

        有時候在某家店只買到上冊,到下一家店剛好只存下冊,這也是巧合的驚喜。

        那天我剛買到備忘錄,放在書包文件盒裡,至KH店買書掏錢包時差點掉出,我把文件盒先擱一旁,先整理書包時,老闆與另一客人瞪著文件盒裡的備忘錄全場安靜得可怕,那氣氛真的太經典了。

        說不定,那客人事後也跟人家說:「那天我在舊書店,親眼看一個其貌不揚的卡車司機書包裡居然能掉出一本備忘錄......」這也算是又一樁「舊書店總可以發生驚喜」的話題了。

2 則留言:

  1. 請問備忘錄是什麼呢?

    孤音/馬阿彬

    回覆刪除
  2. 備忘錄是現代詩人夏宇在80年代初自印出版的詩集,小小一本,數量不多。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