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05

臺灣的民間秘密語

今日在ptt八卦板讀到鄉民說江湖中有一種「哩哩仔話」,是其母告訴他的,使用法是將一句話裡的每個字後面加個「哩」字,比如「我要去上學」,就講為「我哩要哩去哩上哩學哩」,據鄉民指出,乍聽此原則似乎甚為容易,實則真正要熟練操哩哩仔話並不如想像中簡單,要聽還要反應得過來也不太容易。

我認識的人裡面恐怕沒有人會講這種「加密語言」,所以無從親耳一聆,還好亦有鄉民提供一連結:「集境話」


裡面有一段,交談二人語句中皆插入「集」字,若不看字幕,確實難以馬上明瞭談話內容,完成了「加密」的效果。

在我先前買的簡體書「中國民間秘密語」中,對於這類的密語有詳細紀錄。可惜現在書不在手邊,只好憑記憶亂扯一些。

上述的加字法,算是最簡單的,進階的不但加字,還要變韻。轉貼先前一則新聞:
---

讀者回響 一字兩音非天語 是頑皮童語
中國時報 2007.08.21 亓樂義/台北報導

北京一位陳老先生,會說一種沒人聽得懂的怪語,念一個漢字發兩個音,經本報昨日披露後,一位台北讀者反映說,這種「雙語」在他的老家四川非常普遍,是小孩之間的一種「頑皮語言」,不是什麼「天語」。

八十九歲的郭嗣汾,曾兩任中國文藝協會理事長,原是軍中作家。他說,他在老家四川雲陽縣(現歸重慶市)讀小學和中學時,就會說這種念一個漢字發兩個音的「雙語」。經記者反覆測試,郭老先生的發音,和「北京晨報」所刊登的「天語」羅馬拼音完全一致。

比如,「你好」的羅馬拼音為「ni hao」,雙語則念成「ningni heng hao」;「北京歡迎你」的羅馬拼音是「bei jing huan ying ni」,雙語則念成「bengbei jingjing henghuan yingying ningni」。

郭嗣汾說,這種「雙語」在川東一帶非常普遍,是小孩之間的一種非正式語言,家長不准說,老師不教,誰說這種「不規矩的話」,肯定要挨頓罵。所以,小孩都是私底下說,像「小孩的黑話」,有點類似今天年輕學子的「網路語言」。

台北另一位八十六歲的王老先生也向本報反應,民國廿五年他在湖南長沙讀書,同學當中就有人說「雙語」,他們都是長沙人,他從別縣轉到長沙念書,因此聽不懂同學的「雙語」。就他了解,大陸有些地方,一個漢字有念二個音的,也有念三個音的,和說話的速度有關係。

至於「雙語」源自何處?由誰發明?有無語言上的規律?郭嗣汾也弄不清楚,當時小孩在一起玩耍,你一句,我一語,就這麼「口語相傳」下來。曾返鄉探親的郭嗣汾說,他小時的同伴幾乎「走光了」,剩下的晚輩都不會說「雙語」。經過這麼多年,他的「雙語」依然流利,成為他永恆的記憶。

---

也就是說,這種語言不但加字,而且加的字還要視附著的字借聲去韻加ing,難度更高。

不過臺灣最有名的行業「黑話」當然是在理髮廳,此黑話已經不是秘密流傳,而是在職校美髮相關科系直接由學長姐抄在黑板教授給學弟妹:
一、數字代號:
1柳
2A(一說公)
3汪
4遮
5中
6沈
7辛
8張
9哀(一說公)
10台

二、人物:
客人:勞駕
男生:把條
女生:小盼
老奶奶:老離仔
設計師:勞師
助理:勞助
小朋友:呆仔

三、物品:
廁所:勞蹲(一說後離(台語))
錢:把戲
小費:勞房
藥水:勞藥
樓上:馬上
樓下:馬下
山頭:頭

四、技術:
剪髮:恰山
染髮:勞護
燙髮:拉山
洗頭:汪山
護髮:勞護(保)
青捲:勞水
吹髮:滑山
沖水:勞沖

五、動作與副詞:
吃東西:勞喝(勞收)
開門或開單:勞開
倒茶:勞倒
等一下:勞等
付錢:恰把
多少:瓦塔(嘛他)
說:亮
閉嘴: 閃亮
指定:勞點
囉唆:勞瘦
不指定:閃勞點
進:入塔
出:出剎
很好:大門
快點:卡門

現代自然還有秘密語,去逛一些國中生的部落格,滿滿的火星文「偶ㄅu企↑鞋惹」,這自然也是新世代的秘密語。

或許,七十年後,也會有新聞刊出「★㊣↖煞气a狼↘㊣☆非天語 是頑皮童語」,高齡八十多歲的某某阿公,感慨已經找不到會寫他這種文章的老朋友云云。

1 則留言:

  1. 爹看到這篇文章,來電告之我文中提及不認識會這種「秘密語」的人----幹嘛還認識,你爸我就會,於是在電話中當場秀了一段,算是「疊韻型」的秘密語;據稱是他在高中時代學的,用於逃避家長耳目,同儕互相約看電影之用。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