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27

當愛書人遇到神品

       每個愛書人都有和自己心目中的神品邂逅的故事。這些故事會怎麼發生呢?有時或許是在書店的架上撞到,有時或許在網路找到,有時甚至是聽得擦肩而過的人講了一些話、在路邊的垃圾堆看到某樣引起興趣的東西而引發的。

        我也有一個這樣的故事。

       某個雨天,還記那天是有夜市場的日子,去找PS,看椅上有幾本水漬蟲蛀的老雜誌,扉頁竟有PH、TL、TB印章,我問:「這是誰流出來的?怎麼會有這些印章?」

        PS說:「PH流出來的。」

        我失笑道:「連這都流得出來!?」

        PS又從抽屜拿出一本文獻給我看,「也是PH的。」

        PS何許人也?任何一部有份量的臺灣史,提到二十世紀時絕不可能遺忘的名字。無論是當時社會應運各種新思潮而起的運動,直到戰後的政治狀況,都必然要提起的人物。

        後來談到這批資料在回收場被搶救下來的事,不禁唏噓各種文獻的亡佚,以及販仔跤對歷史文化保存的功勞。這批丟出來的資料中還有一些PH的信件,被另一個販仔跤拿去。

        PS見我看得認真,索性把整批文獻都拿出來。一共是六本,初看到雜誌時還能失笑,看到這六本先賢手澤,簡直連話都不能說了。

        我問了一下價錢,自然不低。但蒙PS照顧,遠低於文獻的真正價值。這批書,從星期六收到,整理至今,PS從沒給人看過,連提都沒提過,因此才沒有被「秒殺」。

        臨走前,我請PS幫我留下,我到省圖去找資料作比對。我出省圖的時候,想了又想。

        這批文獻有多珍貴呢?我這麼形容罷----假如我的名字,在日後能被冠以「藏書家」之名登上刊物,原因之一必然是我擁有這批文獻。

        決定打電話給PS說要了。約定次月發薪去拿。

        星期六晚上,翻來覆去都是這批文獻的事,一夜醒來數次---畢竟距發薪還有一星期,這一星期中變數太多,PS處高手來去如潮,消息一走漏,必定立刻被買走。雖然確信PS不會把我訂了的書再讓給他人,但萬一客人半買半搶拿走,就像當年張學良豪奪張大千訂了的紅梅圖呢?

         一早就醒來,開口向妹借錢,當天下午動身去拿。

        PS說,早上LIS、IT等都來過,坐了半天過去,連提都不敢提抽屜有這批文獻。提了,人家必買;買不到,必然失望。我回頭找那幾本雜誌,果然被「秒殺」了。

        取書回家後,把書整整齊齊擺在桌上,我立正垂首向這批文獻鞠躬致意。我不知道是什麼因緣可以讓我得到這批文獻,無論是上天還是PH本人(還是PS)的旨意,我甚至該為保有這批文獻而戒慎恐懼,原來愛書人真正遇到神品,是連提都不敢提的。

        感謝這一切。
   

4 則留言:

  1. 如此神祕的冊隱名

    回覆刪除
  2. 隱名實在有不得已苦衷,我玩這批文獻,根本像小孩子要耍流星鎚,自不量力,自討苦吃;等有一天我能力足夠了,再公開不遲。這篇文章,是讓我自己備忘的,以免日後忘了當時入手經過。

    回覆刪除
  3. 感謝yihwa前輩鼓勵!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