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19

臨時抽考老闆娘:lâ-lūn 燒

       
        對街的早餐店,老闆娘約莫四、五十歲人,與同輩街坊以閩南語交談。每逢週末兩天,早上我都會跟她點一份烤總匯三明治、一份火腿肉鬆蛋,還有大杯溫豆漿。

        今早我同她買豆漿,她說:「大杯只剩下熱的喔!」

        我用閩南語說,「大杯的無lâ-lūn 燒的喔?」

        老闆娘說:「豆漿拄煮好,猶袂冷咧。」

        「好啦,無就提中杯的。」

        老闆娘打包我的早餐,沉默了一會兒,問我:「你哪會曉講lâ-lûn 燒?」


---

        第一次聽到「lâ-lūn 燒」是從家父處,他講的是「lâ-lūn 仔燒」,我笑問「啊?拉......拉啥?」

        原來,「lâ-lūn 仔燒」就是「溫的」。

        後來有一次,我與PS聊天,PS又開起閩南語的話題,我順勢道:「著啊,足濟老話久無講,攏袂記得安怎講去----像咱去買豆奶,有燒的、冷的,啊『溫的』安怎講?」

        PS思索了兩秒:「lâ-lūn 燒。毋過你這馬去買,店員嘛是共你講『溫的』。」

---

        所以今早我算是臨時抽考老闆娘,看她對於「lâ-lūn 燒」這詞彙的反應,她聽得懂,也好奇像我這樣一個猴囡仔而已,怎麼會吐出可能是她三四十年前,聽當時大人講出的詞彙?

        我哪會曉講lâ-lûn 燒?「我去學的,」我說:「去學一寡老話。」




   附註:細心的朋友可能會發現,我這篇文章大部分是寫lâ-lūn,但老闆娘問的那句話卻寫成lâ-lûn,何也?家父講「lâ-lūn 燒」時,其實不確定是lâ-lūn還是lâ-lûn,因為五跟七聲後面加「仔」都是特殊變調變成第七聲(但我的語感而言比較偏變成第九聲),所以其實分不出家父說的是lâ-lūn還是lâ-lûn。PS講的是lâ-lūn 燒,lūn很明顯變成第三聲,因此推測原音為第七聲。老闆娘講的是lâ-lûn 燒,因為lûn她變調成第七聲,因此推測原音是第五聲。當然,也有可能本音就是lûn,因腔調的差異本來就會分別變調成第三或第七聲。

查lâ-lûn / lūn這個音標,跑出的討論網頁大部分是中國網頁,表示在福建閩南語還在使用這個詞彙,台灣已經很少用,因此也沒多少討論。

 

7 則留言:

  1. 好實用的一篇唷,原來台語形容不那麼熱有如此道地的說法!這篇也推薦到好生活報上囉,網址如下: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20101120/2974

    回覆刪除
  2. sizumaru:

    因為不理嗑托的網摘看到這篇介紹,推薦連結到意識型態咖啡館的留言本時,有位「Hiankun」回應他家裡說的是「 un-lun-a sio」,「 la-lun-a sio」他倒是沒聽過,不知道是不是地方不同,說法也不同,所以他想請問你是哪裡人,可以回答一下嘛?謝謝。

    回覆刪除
  3. lâ-lūn-a +1。
    我小時候夏天放洗澡水,爸媽說的正是 「lâ-lūn-a燒」。
    我爸是苗栗後龍出生,然後到台中作學徒。我媽是台中出生。
    外公也是講「lâ-lūn-a燒」。

    回覆刪除
  4. 林春地編著『河洛話的根及本:台語千句錄』(1996.3.20 再版)第十八頁「走音兮話及錯字」中寫:

    原音:六分燒; 走音:臘崙燒

    謹供參考。

    回覆刪除
  5. 曾當面請教過洪惟仁先生,講法同上,加強參考。

    回覆刪除
  6. 除了「六分燒」的講法,還有「安㬮燒」的講法,中國也有些討論,認為中間那個「lūn」其實是「暖」字。
    閩南語真是太神秘了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