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10

和菓子在臺灣:羊羹、巧克力的臺語怎麼講?

    
        筆者日前至京都一遊,看見滿街老店,何只是「沒有百年就不是老店」,居然在鄭成功來台之前就已經開張的店也有,把我唬得一愣一愣。說來真是感慨,在如此現代化的都市,竟然還留有這麼古味的店家!

        到京都遊覽,一定要嚐嚐那裡的和果子,也就是日式點心。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生八ツ橋,有聖護院、井筒、西尾等等老店,現代化的生八ツ橋,除了傳統紅豆口味之外,還有抹茶、黑糖甚至於哈密瓜、香蕉、冰淇淋汽水等選擇。我萬萬想不到,沒隔幾日,我在網路上看見一張臺灣日治時代和果子店的廣告。


        這張紙原來可能是放在紙盒上層的包裝,後來被人收入剪貼簿中珍藏。上書「臺灣名產  本家芭蕉羊羹」,旁註「基隆港朝日堂精製  電話四○三番」。這張紙提醒了我臺灣也曾有相當「和風」的過去,只可惜這些有日本味的老店通常無法留到現在----在我的故鄉 ,至今仍有一棟老樓房,上面剝落的字跡還辨認得出「義隆吳服商」,也就是賣和服的店家;然而,歇業恐怕已有一甲子了。能像台北西門町「美觀園」日本料理店從日治生存到現在者幾希。

        這讓我想到一個問題:既然日治時期台灣人就吃過羊羹,當時怎麼稱呼它?總不會是iûnn-kenn吧?這聽起來像是路邊賣的某種羊肉羹。

        這個專業的問題,我們有請小川尚義來回答。他在30年代編纂的《臺日大詞典》便收錄了「羊羹」的念法:io-kàng。


        明治41年(1908)發行的《日臺小辭典》則將日文的羊羹「」翻譯成臺灣話:「豆紗糕」,倒還蠻貼切的。


        那巧克力呢?巧克力顯然是新玩意,但我們千萬不要天真到以為阿公阿祖級的臺灣人童年時代沒見過巧克力。1930年,臺灣第一家亮起霓虹燈的店家就是位於今日臺北衡陽路附近的「明治製菓賣店」,當時就買得到巧克力了。

        既然當時有巧克力,當時的人不見得稱之「ㄑㄧㄠˇ ㄎㄜˋ ㄌ一ˋ」吧。台灣總督府翻譯官岩崎敬太郎在20年代編纂的《臺灣語典》稱之「芝車力」,tsi-ku-la̍t。無獨有偶,早在1908發行的《日臺小辭典》也如此紀錄。然而1938年臺灣總督府文教局發行的 《日廈會話》,記錄為「招閣禮篤」。

1925年第四版的《臺灣語典》與同年製造的明治巧克力。(當然是唬你的)
1908年的《日臺小辭典》紀錄了「芝車力」這個詞彙,證明在這之前巧克力早已進入臺灣。
        羊羹和巧克力的滋味,一百年前和一百年後的滋味恐怕相差無幾吧?然而「io-kàng」與「豆紗糕」,「芝車力」抑或「招閣禮篤」,卻漸漸消失在我們的語言之中了。

--

        附註:基隆港朝日堂和菓子店店長為日人吉岡鶴吉,至今基隆中正公園忠烈祠內狛犬下的臺座仍刻有奉獻者吉岡鶴吉的名字。參見「神社殘跡:基隆神社」。


    

3 則留言:

  1. 明治巧克力進你肚了沒??
    可惡!想吃!

    回覆刪除
  2. 「io-kàng」其實應該還算普遍喔
    尤其是老一輩或家裡講台語的
    還是這樣講
    像我們家還是習慣這樣講

    「招閣禮篤」就是日文講法吧
    這個我外公外婆還是這樣講
    我們家則習慣講"巧克力" (用台語講出來) XD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時該推「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