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20

西川滿大展外的西川滿小展


        國立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在九月三日舉辦「西川滿大展」的開幕典禮,當天在展場並販售《【圖錄】西川滿先生年譜.以及手稿.藏書票.文物.書簡拾遺集.紀念文集》限定本,消息一出,舊書收藏者和臺文研究者無不瘋狂。九點開館時,門前排了百餘名民眾,聲勢浩大,連路過遛狗者都不敢讓狗靠近人龍。(排隊的人們說是「民眾」實在有點奇怪,但這百來人又不盡然全是藏書家,也並非個個都是台文系所學生,有些人甚至可能根本是要到閱覽室K書而排錯隊伍的,所以無法一言以蔽之這些人的身份,只好以「民眾」稱之。)

        隊伍中書友居然不少,冠華遠遠在前,搞不好是清晨四點半來排隊的,楊燁、志銘、苦茶等常在舊香居出沒的書友也在隊伍中,加上後來聽說也去買了這本《【圖錄】西川滿先生年譜.以及手稿.藏書票.文物.書簡拾遺集.紀念文集》的諸位教授、收藏家等,這行隊伍要說是談笑有鴻儒、列隊無白丁也不為過。沒多久我便瞥見動漫界的學長清鴻就在面前,便 要求插隊在他前面 熱情地與他攀談。

用手機拍的,沒有廣角鏡,無法表現出排隊人龍
        排隊買書過程,就跟排隊買蛋塔、吃鬆餅過程差不多,暫且不提。買到圖錄後,便與清鴻一行人聚會,他們一群人是各校台文所學生組成的讀書會,相約到麥噹噹相聚。由於我本來以為西川潤先生在早上開幕時就會演講,看了節目表才發現座談會下午才開始,因此買完書到下午的時間還相隔四小時,左右無事,便涎著臉皮湊到清鴻的聚會中。

        跟台文所的人聊天有個好處,就是提起一些文壇、學界八卦,大家聞一知十、一點就通。大家聊得興起,我便將原本帶在身旁的西川滿舊本拿出來讓大家看看,這些書原本是想帶給西川潤先生簽名的,然而這些書沒送到老人家手裡,倒是在臺灣分館前的麥噹噹做了一個小展覽了。(後來才知道早上西川潤先生是有到場的,只是我沒遇見罷了)

        於是就在冒著被可樂和蕃茄醬沾污的危險下,大家戰戰兢兢捧著《西遊記》、《赤崁記》、《梨花夫人》翻閱著,添加了不少話題。此外,大家自然又聊了些無關緊要的事,諸如西川滿的髮型很像西施犬、藏書印應該蓋在哪邊等等,不在話下。

        大家聊了一陣子,各分西東,我便動身至百城堂,故紙堆蠹魚部落格主人袁先生也在,原來他們也剛從臺灣分館回來。百城堂藏書甚豐,在架上擺出的幾本,儼然也是場西川滿特展。大家自然又聊了些無關緊要的事,諸如評論特展圖錄、藏書印應該蓋在哪邊等等,不在話下。

        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我便再回到臺灣分館參加座談會,志銘兄正聆聽西川潤先生演講,我便坐在他身旁。西川潤的演講,事實上內容和他為圖錄寫的序文相仿,重點是後面的現場提問,讓參與者更瞭解西川滿其人其事。與志銘兄同坐之時,我們自然又翻了圖錄和舊書,聊了些無關緊要的事,諸如西川滿的隱藏版珍本、藏書印應該蓋在哪邊等等,不在話下。

        座談會中,大家捧著剛買的圖錄給西川潤先生簽名,我則抱著六本西川滿的舊書給他簽名,西川潤看到這些舊書,亦是大喜,對我講了許多話,可惜我不懂日語,只能陪做欣喜狀連連點頭說嗨嗨嗨嗨嗨。(本來想告訴西川潤先生我叫做「石濤」之類,這樣就會得到「西川滿之子贈葉石濤」的題簽本了,當然是想想而已。)

翻閱著《臺灣繪本》的西川潤先生,我真想聽懂他講了一大串日語到底說什麼
西川先生,可以請你順便題簽我的名字嗎?我姓黃,名得時,不要押日期謝謝。
以上兩張相片感謝志銘兄提供
        將這六本書裝在透明文件箱裡,走過排隊的人群。來者皆乃見多識廣之輩,瞥見透明箱裡的東西,都知道是啥來歷,回頭率高達百分之七十五,這時候我終於體驗到當正妹走在路上的感覺了!在此嚴正聲明:市售文件箱高達八成都是透明的,絕對不是我為了招搖而特意挑透明文件箱裝這些舊書獻寶,請讀者諸君明察諒解也。

        當日尚有一事令我驚喜:在麥當勞與諸台文學子閒聊,談及舊書,我說:「我都寫在部落格上了,請搜尋『活水來冊房』。」一行人裡至少三四人大驚:「你的部落格就是活水來冊房!?」我也大驚:「原來這麼多人知道!?」嗚呼,之後在部落格上真的不能亂講八卦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