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26

西川滿的幾種版本分類


        Google一下「西川滿」,可以搜尋得到本網誌(請愛用Google,那種搜尋結果把本部落格排到很後面的什麼yahoo啦 bing啦就別用了),如果用「西川滿 特裝」為關鍵字來找,前幾篇都是這裡的文章,難道本部落格成為西川滿特裝本專題了嗎?有鑑於此,今番就來聊聊西川滿的書,有哪些常見的版本。

        西川滿,表面上是個文人,其實真正身份是臺灣新文學史教科書中的東瀛大魔王(聽聽後人對他的讚頌:「代表殖民者的意識形態,對臺灣的現實生活毫無關心」、「他內心的欲望幾乎可以讓讀者感受其熾熱與邪惡」、「皇民文學的指導者」......);雖然被文學評論家罵成臭頭,然而他就是無視於戰爭和困苦的現實,才能在那麼艱困的環境,照樣開出浪漫華美的花朵,直到今日,這些出版品的裝幀藝術依然熠熠生光。

        這位書界大魔王的功力, 除了影響當時臺灣文壇甚鉅,也以超凡的美學,把書籍提升到藝術品的境界。西川滿一生中出版品極多,精品集中在戰前,其中又分成幾種版本,以下一一介紹。

         第一種最初階的版本,就是書皮、扉頁都沒特別注明的這種版本,也就是普通版本。 最著名的書物展望社版本《赤嵌記》,就是普通版的最佳代表。也就像我們現在走進書店,一眼看見的書一樣,大量發行,並非少數限定。


        雖然不是限定本,但這本《赤嵌記》仍然可愛得教人愛不釋手,立石鐵臣插畫,精裝有函套,定價很高----三圓。我個人粗糙的算法是這樣的:日治時代的一圓約略等於今天一千五到兩千元----當然還得看是日治的哪一段時期,這樣算來這本書等於今天花四五千元才買得到,所以有句話以前我講過了,現在再說一次:「西川滿的書貴,不是炒出來的,是出版當時本來就貴」。

        在普通版之外,進階的版本就是「限定本」。西川滿的書,很多都是「限定七十五本」,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是這個Lucky number。總之如果在舊書店和老闆閒聊,你故意大聲講一句「這本限定七十五本」,有人馬上靠過來假裝翻書其實在偷聽,此君就鐵定是西川滿的粉絲了。既然是限定本,身價自當不凡,俗語說得好:「限量是殘酷的啦」,誠然也。


        西川滿發行過的限定本很多,詳見張良澤與高坂嘉玲編的《【圖錄】西川滿先生年譜.以及手稿.藏書票.文物.書簡拾遺集.紀念文集》或中島利郎編的《西川滿全書誌》。我曾寓目的是《梨花夫人》(75部)、《七娘媽生》桃花本(500部)、《七娘媽生》新娘本(75部)、《元宵記》(200部)等。

         如果這世上還有什麼比限定本更寶貴,那就是限定中的限定:特裝本。特裝本就是西川滿把限定本中取出一部分甚至只有一本,再加以增添的版本。我來舉兩個例子。


         這本書叫做《嘉定屠城記略》,出版於1939年,本來就是限定75部,然而翻到扉頁,赫然有滿哥親題;「本書七十五部中之特殊一冊本也」,再往後翻,又印「限定七拾五部本書其第參拾冊也」,什麼意思?這本書從限量本被提拔成特殊本的過程應是這樣的:西川滿要寄贈這本給友人,於是從家裡的存貨(編號30)拿出一本,思量就這樣寄過去未免小家子氣,於是還請臺灣美術奉公會幹事大賀湘雲在前後扉頁畫了金魚,這樣這一本就成為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版本了。

大賀湘雲所繪:魚兒魚兒水中游,倦了臥水草。
封面的圖案是版畫印製後再手工著色


滿哥親筆寫信告訴朋友,送你這本《嘉定屠城記略》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唷,
有名畫家大賀湘雲幫你畫魚唷,你要好好保存不可以賣掉唷。(我想像的)
        還有一本是童話故事《傘仙人》,1938年出版,限量222部。這222部又分三種版本,編號一到二十二號有朱傘印,稱為朱傘本;第二十三號到二百二十二號為黃傘印,稱為黃傘本。原本西川滿只為朱傘本親手上色,為了促銷,黃傘本也挑了其中三十本上色。於是就有了西川滿親自著色的黃傘本特殊版本。

《傘仙人》與書函
怕你不信,書函就印了,「全手彩本」。

西川滿親手著色。
隨書附贈廣告一張,廣告也印得很精緻,折起來可以變一本小冊。
《傘仙人》文字共十二頁,每頁角落以十二生肖小圖來代替頁碼。
        更有些特裝本不是印成之後才題字著色繪畫,而是當時印製時就特別裝幀,所以才叫「特裝」嘛。

        最後,特殊中的特殊,限定中的限定,就是家藏本。西川滿有個習慣,家藏本也會注明是家藏本 。比較特別的是先前談過的貓皮本,這本書裡面並沒有任何注記,幸好西川滿自己發表過文章寫過這本貓皮本的故事,否則還真無從得知這一本的來歷。有一種狀況就是這本書明明是限定本,然而該填上編號的地方卻沒有編號,這是何也?如果買到這樣的書,先別高興到翻跟斗以為買到家藏本,這種沒有編號的限定本,是放在家裡當初沒賣出去的庫存。原因是這樣的:這種限定本,不放在書店賣,通常是西川滿自售或送人;每逢賣或送出一本,才在新書上題上編號,講到這裡大家大該就想得到了----所以沒有寫編號的限定本,是西川滿家沒賣出去的庫存,近年才散出來飛入尋常百姓家的。

這種就是我說的,雖有印限定七十五部,但沒有填上編號,大多是當時沒有賣出的庫存。
攝於臺北百城堂舊書店。
        底下這一本是西川滿的重要詩集《華麗島頌歌》,限定五百部,第一至第七十五冊稱為「麗姬版」,第七十六至第五百冊稱為「公女版」,「麗姬版」封面有藍色和黃色兩版,「公女版」全為紅色封面。這本有親筆注明「家藏本」,誠然珍本中的珍本。

書函外貌
舊書也能發開箱文。打開書函之後,右邊是藏書票,左邊是書。

有沒有文學界大魔王的霸氣?


家藏本純收藏用,所以毛邊還沒割開,怎麼辦我手癢好想割~
         摩挲這些書籍,想像西川滿在六七十年前,親手著色、裝幀這些紙張,彷彿我與文學史的大魔王握手言歡,想想真是感動。然而轉念一想,西川滿在我這年紀時,已經作出了這麼多傳世珍本,也已經在文壇大魔王的寶座登基;而我現在還是個庸碌阿宅,怎不教人愴然涕下!
  

6 則留言:

  1. 好文。西川氏製書,蓋以收藏之絕美為最大考量,不知此老若出生於全以電腦排版裝訂之今朝,是否仍會以製作裝幀為畢生志業??

    回覆刪除
  2. 其實財力影響西川滿裝幀藝術甚大,日人遣返回日本時,可攜帶之財物極為有限,據說西川滿回到日本之後,可謂在台基業一夕成空,只好寫書、算命餬口。因此他在戰後出版的書籍,幾乎無甚可觀之處,品質比之戰前差太多了。

    回覆刪除
  3. 由此更可一窺某黨的土匪行徑,誠然不虛。

    回覆刪除
  4. 在那戰爭年代出這種書實在有點猛……
    以意識形態來說真的很討厭西川滿,但也不能完全否認他的文采,真讓人又愛又恨啊……

    回覆刪除
  5. 能弄到滿哥實在太猛了,版主,你這地方好療癒阿!!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