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26

西川滿家藏貓皮本《四行詩集》開箱文


        日前台北紀州庵文學森林舉辦「古書鑑定團」,一共辦了兩場,第一場由傅月庵及卡密主持,我帶去開話匣子的是《風俗畫報臨時增刊台灣征討圖繪》等九冊,這在上一篇文章〈明治年日本東陽堂風俗畫報台灣征討土匪掃攘蕃俗圖繪九冊〉已經講過,此處不贅。

        第二場古書鑑定會,因最近手邊沒多少書,便拿了西川滿《赤嵌記》出門。經過台北光華商場旁,順道至百城堂舊書店拜訪阿叔,提及下午在紀州庵有古書鑑定會之事,並聊起這些活動對舊書市場和收藏風氣不無助益云云;阿叔遂取兩本書替我助陣,一本是立花壽編《版藝術》雜誌最後一期《台灣土俗玩具集》,這本雜誌恰好書友李志銘兄不久前發表一文:〈幼稚經典款:戲尪仔、干樂、竹節蛇----台灣土俗玩具中的童玩文化〉有了介紹。另一本則已經不能用珍貴、罕見來形容,而是直臻「傳說」的境界:西川滿家藏貓皮本《四行詩集》。

        以Google搜尋「西川滿  貓皮」,搜查到的網頁幾乎都是在去年九月中央圖書館台灣分館舉辦「西川滿大展」之後,因為大展開幕典禮時,國史館台灣文獻館前館長劉峰松致詞中提到「貓皮本」的存在,此後又經「故紙堆蠹魚」、 「犬馬的天空」、「自怡微言」等部落格言及此事,「貓皮本」像一個都市傳說,在喜愛西川滿的人中口耳相傳。



        我得漢章叔之贊助,將《台灣土俗玩具集》及《四行詩集》帶到紀州庵,我瞭解李白說「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的感受了,有這兩本書壓陣,自己的《赤嵌記》就甭拿出去了吧。

        這天主講人除了傅月庵之外,還有吳興文先生。吳興文是阿叔舊識,我也常在阿叔口中聽他提起。傅月庵拿起《四行詩集》,才翻幾頁,看頭知尾,馬上低聲驚呼,吳興文在旁見狀,便說「看來珍本出現了」,傅月庵隨即論起這本書來。兩位前輩如何評論,小子文字描述不及講者風流之萬一,有影片為證:



        會後此書放在台前讓參加者拍照,可說是觀者如堵,單眼、傻瓜、手機全出動,就是要留下《四行詩集》的倩影。我參加過三次舊書鑑定會,這是會後最熱絡的一次。


         把書拿回家後,思及在紀州庵有那麼多人爭相一睹風采,差點就要調動警力維持秩序;今番只有我與《四行詩集》相伴,豈可不把握良宵,對它為所欲為?在獲得漢章叔的同意下,選了個有日光的早晨,拍攝了這一系列「開箱文」,與諸位愛書人分享,讓傳說中的珍本攤開在陽光下。

函套是日本拍賣公司做的,相當用心。
函套打開
可以看到書脊了!
貓皮本現身!
書皮全貌

        為什麼叫做「貓皮本」呢?西川滿在當初發行此書時,家中愛貓去世,他便將貓送至台北帝國大學醫學部,也就是今天的台大醫學院,委託剝皮處理。貓皮不足以完全覆蓋全書,因此只用貓皮包覆了書角、書脊的部份,只有作成這一本,留為家藏。


         至於這塊布,有可能是西川滿家裡的老布。西川滿經常四處收集老布料、紙張,因為他認為手工書要用老材料才有味道。

喔喔喔喔!!翻開了翻開了!
西川滿的藏書票
四行詩集的版本說明。《四行詩集》分為「天使本」和「薔薇本」兩種,
然而這本是家藏本,不算在這兩種之中。
所以「限定七拾五部本書其第    冊」,沒有填寫編號。
不是忘了寫,所謂七十五本是流傳在外的冊數,這本家藏本,乃是紀錄之外的家藏本。
 毛邊書頁尚未割開,書名還藏在裡頭。不割開表示這書不是拿來讀的,而是純收藏用。




        《四行詩集》就是波斯詩人奧瑪開儼(Omar Khayyam)的四行詩,一般又譯作《魯拜集》,以小詩詠嘆人生的短暫、宇宙的浩瀚,幾百年來有各種譯本傳世。奧瑪開儼是十一世紀的詩人,若今天還在世的話,大概已經一千歲了。(謎之音:沒有人會這樣形容的好不好!)

        而這本《四行詩集》,乃由當時在台的日籍文藝評論家矢野峰人翻譯;版畫則由「創作版畫會」創立成員之一的野村田鶴子負責。而西川滿的貓,假設過世時已養了五年,再以民間俗稱貓活一年等於人過七歲來算,貓咪若今天還活著,也已經等於五百五十多歲了。(謎之音:沒有人關心這個啦!!)

        話說日本人對於死亡的概念真的是特異,貓咪死了還剝皮作成書來留念,不知道在紀州庵當天摸到這本書的朋友有沒有感到毛毛的。這本書放在我藏書的「烏櫥仔屜」時,我每次經過也都有屏氣細聽有沒有貓叫聲傳出來。



 




把書闔上
另一個拍法:紙透著日光,朦朧看見次頁的字,以及手工紙微妙的紋路。




版權頁
        貓皮本首次披露而為人所知,其實並不是在西川滿大展之時。漢章叔說,昭和三十三年(1958),西川滿在日本吾八書房發行的《限定版手帖》雜誌第18號上發表文章〈三の特裝本〉,隨筆寫自己的三本特裝版書籍,就提及了這本貓皮本的存在。後來日本雜誌《別冊太陽》出過一本古書特輯,也有一篇文章提到西川滿的各種限定本,但該文有沒有提及貓皮本,因書不在手上,不敢亂猜。


當時我掃描完就放回書庫了,現在資料不在手邊,無法查證這一篇有沒有提到貓皮本。
         既然是家藏本,怎麼會流出來呢?在十年前左右,有大批西川滿的書流進市場,不乏此類特裝本、家藏本;這些書究竟從何而來,似乎還是個無人知曉的謎。傳說中的書麼,自然要有神秘的來歷,一點兒也不意外。

2 則留言:

  1. 我當天也有參加「古書鑑定團」活動,真的是謝謝您借此書出來讓我們開眼界,西川滿先生最傳奇的書應該就是這本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西川滿傳奇的書還有一些,包括文裡影片中劉峰松說有一本書叫「西川潤」,就是為了他兒子出生所做的,可能連西川潤先生自己都沒見過,這樣的書我也很想一睹。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