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25

西川滿《赤嵌記》函套修補記


         西川滿,臺灣新文學史上一個舉足輕重的人物,在日治後期可謂領導了整個臺灣的新文學(當然也有人不服他就是了,所以保守點說,領導了半個臺灣的新文學),1939年籌備「臺灣詩人協會」,刊行機關誌《華麗島》;隔年西川滿主編發行《文藝臺灣》雜誌;這《文藝臺灣》雜誌可說是西川滿出資、編輯、發刊的雜誌,充滿濃厚的個人風格。
 
西川滿著作年表
          西川滿的風格不僅展現在文字內容上,也外顯於裝幀設計。由於他喜愛做「限定本」----此限定本可真是限定,不像現代有些書刊打著「限定」的名義,隨隨便便就印了一千本「限定本」,而且還可能再版,根本比一般非暢銷書還不「限定」----加上這些限定本裝幀美麗之至,日本詩人堀口大學因此稱讚「美麗的書來自台北」,所以西川滿又有「華麗教主」、「限定私版本の鬼」的渾號,多威啊!

西川滿的《梨花夫人》限定75本,誠然珍本也!
《梨花夫人》書內折頁,色彩鮮艷
這本《梨花夫人》書況也沒得挑剔
別冊《太陽》中對西川滿的介紹
          格主得旅日友人之助,最近入手幾本西川滿的書,書況大多完好如新----日本氣候多乾冷,滿街百年木造町家經風吹雨打尚能住人,書籍更是經久如新。可惜其中《赤嵌記》函套裂開,亟需修補,得家父之助將函套重新整理回原樣,特地撰此文誌之。

        原本函套是壓扁了寄過來的。除了函套破損之外,書況無可挑剔,書口除了自然氧化泛黃外,沒有摺痕、破損、水漬、霉斑。事實上若不是此書函套在若干年前破損,否則以日本的氣候,書一直放在函套裡都不取出,可以放八九十年後只有函套老舊,而書本還是新的。

《赤嵌記》與其壓扁的函套
書背淺淺的文字都還像剛印上去的,沒有退色或污損,書況極佳
        函套本身其實也沒有太大破損或髒污,只是幾個接縫處斷裂而已,我們只要將斷裂處黏起來就行了----有點像小學時數學習作附件會有的西卡紙做立方體,但函套開口又窄又深,又希望黏補的牛皮紙都在函套內側,從外部看不出來,這就有點難度了。

        先裁下一條牛皮紙,和展開的函套長邊相符。


         函套開口內側的襯紙也有點破損了,也裁一條牛皮紙補強。黏接劑是無酸樹脂。
        
兩側都黏起來的樣子
         把函套折起來,變成長方體的樣子。


        確定內側牛皮紙黏緊壓平,該摺的地方,就要有摺痕。

想不到些日子買的日治時期老門牌,就是為了今天而來的
        原本函套的書脊部份脫落,現在準備將它黏回去,但是由於它已經有點彎曲,台語所謂木片輕微受潮後會「反」,所以要稍微用反方向拗回去,拗到完全平直,等一下才能黏得服貼。


        接著就是把突出來的牛皮紙往內拗,黏起來,再將函套書脊黏在牛皮紙上。




         剛黏好時,在確認函套內側沒有多餘白膠的狀況下,要把書再塞進函套,把函套撐開。這時白膠還沒全乾,若一開始函套作得太小,書塞進去後還有機會將之撐開。否則全部黏好,白膠乾了之後才發現書根本塞不進去,那就無語問蒼天了。


        有小縫隙沒黏到,沾一點白膠伸進去黏。


合體!
內側牛皮紙補強的樣子
本來裂縫處,補得要不是特別說明,否則不會察覺函套曾經撕裂過
          西川滿精美無比的書籍,今日終於又回復原貌,希望這次的修補,能夠維持百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