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18

神州夢斷,挑燈尋夢


        所謂「溫迷」,共分三類。

        第一類:只讀溫瑞安武俠小說 / 漫畫者。這類讀者遇到溫瑞安的推理小說,好吧勉強看看。溫瑞安的純文學?那是什麼,可以吃嗎?光他的武俠就追不完了:王小石還沒有平定諸邪、吳鐵翼尚未束手就擒、驚怖大將軍更無惡貫滿盈啊!(敲碗)

         第二類:深入探討神州詩社及三三集刊團體在文壇影響者。這類讀者可以背出「你看你看,這像不像個壯麗的朝代」、「我是那上京應考而不讀書的書生」之類的詩句,並能夠分析馬華文學的特點與七○年代台灣文壇的氛圍。這類人若自謙不是文青,太陽系內就沒有文青了。

        第三類:關心八卦者。這類讀者看過溫瑞安各類通俗小說,也有一些神州詩社的書刊,但是最關心的還是到底誰「背叛」了溫瑞安;想知道哪些人、做了什麼,讓溫瑞安氣得在寫《神州奇俠》時讓他們死了一次、在《刀叢裡的詩》又死了一次。

        毫無疑問、眾所皆知地,我是第三類。我去收集神州解散相關資料的作法,完全是參野狐禪,沒有什麼文壇熟人可供諮詢,只好埋頭苦幹捐精賣血購入市面上能找得著的神州書籍,從其中的紀錄去推敲臆測。因此幾年來,以拋磚引玉的心態寫了幾篇聊神州詩社的文章,也獲得了幾位不願具名或有具名但叫我堅稱是不具名的高人指教,讓我修正了一些觀點。雖然看過去整件事情似乎還是一團迷霧,但迷霧裡似乎有些確實的影子了。

        正當我拼拼湊湊,不知在這朦朧夢裡往哪邊走時,遠方竟有人語聲響----2010年4月份的《文訊》雜誌,不知道該說是很大膽還是很卑鄙地,分別向神州詩社現今已然星散各地可能互不聞問的成員們邀稿,要他們談談當年究竟發生啥事兒,輯為「神州特刊」。在成員相互沒有事先套招的情況下,出現了大方向論述一致,小地方各說各話的驚險狀況,而且顯然這些各說各話的小地方,才是關鍵。眾人的論述,重點整理如下。

        第一篇是溫瑞安的訪談〈談神州詩社與神州事件〉。問到當時為何被關,他也只能說樹大招風;是誰誣告?一如往常,他三緘其口,而且說已不在乎、不會報復。基本上,這篇的溫瑞安,一如他小說的序文:熱情、豁達而有自信。另有幾個八卦或蛛絲馬跡:

        1.神州詩社出門推銷刊物,溫瑞安說是大家自願、開會共識、賺錢作為公款。每次出外推廣,溫瑞安幾乎只有兩次缺席,一次生病、一次迷路。(然而關於賣書,請參照方娥真和陳劍誰的說法)
         2.國安局搜到的「匪書」,是其實都是後來自稱「受害者」的兄弟帶進台灣的, 但溫瑞安向國安局攬下來說是自己帶的。
        3.溫瑞安回到新馬向兄弟求宿,遭到冷淡對待。
        4.有些人把在原居地受過委屈或排斥的話,明明當時是大家七嘴八舌講的,全推給溫瑞安。(關於「批判大會」,請參照陳劍誰的說法)
        5.和方娥真早在1978年分手。(關於分手原因,請參照方娥真說法)
        6.為此事奔走之恩公:胡菊人、楊升橋、蔣芸、高信疆、柯元馨、葉洪生、宋楚瑜、馬英九、張曉風、高俊明、陳曉林。

        第二篇:黃昏星〈因為,沒有遺憾〉:
        1.1980年9月26日,被帶走的人為溫、方、黃昏星和廖雁平。周清嘯沒被抓,出事後很關心。殷乘風早在一年前離開詩社。
        2.黃昏星每天騎腳踏車到看守所送白果甜湯給溫、方。
        3.詩社巨變原因:樹大招風。
        4.變故後,印刷商王老闆上門追債,神州開會決議解散詩社、社友復學、攤還債款。


        第三篇:廖雁平〈我與「神州詩社」的因緣〉。廖雁平對於神州為何被抄、哪些兄弟反目,並未提及。文章皆敘述個人參加神州及來台的因緣,以及和溫瑞安的互動情誼。

        第四篇:方娥真〈一條生路〉。方娥真這篇很精彩,似乎隱約講了許多秘辛。
        1.當時社員遊說溫瑞安,自己開出版社,出版溫瑞安的書可以賺錢維持詩社。
        2.方對溫說她不想去賣書,溫瑞安說這樣社員會認為他偏袒方,所以方娥真也都和其他社員一起去推銷書,而且銷路最好。(我注:因為方是正妹!)
        3.不久,因為有社員對不起方娥真在先,造成溫、方分手,方娥真離社。(我注:這事八卦味甚濃,後來有網友寫信告訴了我大概發生什麼事。)
        4.相爭要辦出版社的社員突然一個個離開,最後集體退出。
        5.方娥真在神州由盛轉衰之時回社,力求收支平衡,想辦法籌錢還印刷費。
        6.被抓後在獄中收到判決書,才知道這群搞出版社搞到中途退出的人,就是陷害溫方的誣告者。
        7.方娥真由這些誣告者知道了溫瑞安魔鬼的一面,但溫瑞安絕不可能叛亂,方不可能指證其罪名。
        8.流言說溫瑞安叫社員幫溫、方兩人賣書。
        9.誣告者在溫方兩人入獄時傳播流言,趁溫方不在台灣時繼續抹黑,此流言後來化作文字,寫成論文。
        10.為此事奔走之恩公:余光中、黃昏星去找的高信疆、金庸。

        第五篇:陳劍誰〈回首狂妄神州〉。陳劍誰這篇,立場和口氣很奇妙,講了很多詩社內部的規矩,也是隱約似乎透露出什麼來。
        1.大哥不是想見就能見的,烘托大哥形象成了本能。
        2.眾社員上課太少,休學、退學者眾,不被家人諒解。
        3.為了描繪溫瑞安的文學大業,除了溫瑞安和方娥真,神州社員個個背債。
        4.走出戶外推銷書為「打仗」,社員們背著大書包出門,溫瑞安在門口相送,有時方娥真也會參加,溫瑞安則是中途來到現場觀戰。
        5.1979年正式成立神州出版社,陳劍誰為社裡唯一大學畢業生,擔任發行人,認識了出版「青年中國」雜誌的王老闆,他建議自己印銷路最好的溫瑞安小說,他先墊錢,等收到書款再還他。方娥真則說版稅不能比外面低,才更能展現我們出版大哥作品的誠意。後來警總突擊神州詩社,否則陳劍誰就得開出生平第一張鉅額支票,付清溫瑞安三本書的版稅。
        6.長期的金錢匱乏、學業荒廢、開不完的批鬥大會、愚公移山似的揹書賣書、神州成立初期的重要社員陸續退社。退出的社員常成了溫瑞安武俠小說中的背叛者。
        7.大家圍坐檢討當天工作得失,成為批判大會,但不會批溫、方。


        以上是《文訊》中關於神州事件最重要的幾篇文章,似乎已然從各人的矛盾說詞中看出些什麼了。2012年三月,李宗舜出版《烏托邦幻滅王國----黃昏星在神州詩社的歲月》,書前溫任平的序文,以溫瑞安兄長的立場,把神州詩社的解散經過說得很直白了。李宗舜則在書中第五輯詳述神州的發展過程,又把事情講得更詳細。----然而李宗舜和溫任平的觀點仍不盡相同,李說神州巨變,乃樹大招風所致(頁159);溫任平則認為不盡然,「碩壯、健康的樹不會這樣倒下的」(頁26),神州積極推展社務,使得成員各各無法完成學業,造成家庭社會問題,才是被盯上的原因。

         回顧我在三年前寫的〈數年前悲壯的歌,唱到數十年後,會不會成了輕泣?----神州詩社〉,我從各方資料拼湊出四個神州解散的原因:詩社影響力過大(樹大招風)、部份社員造成社會問題(無心於學業及經濟問題)、宣傳中國事物、詩社內部分裂;如今由昔時成員的敘述來看,我當時列的這四點,大致不差,只是何者方為導火線,連當事者眾也言人人殊。

        三十年前,警總人員闖入了神州詩社,神州夢斷;三十年後,我們以當事者陸續釋放出來的微弱星火,點燈重尋神州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